<nav id="siyo8"></nav>
  • <nav id="siyo8"><nav id="siyo8"></nav></nav>
  • <nav id="siyo8"></nav>
  • 請先登錄

    確定取消
    正规幸运快三

    資訊中心 news center

    專題報道
    當前位置: 資訊中心 > 專題報道 > 聚焦報道

    2020年鞋業大事件 加減乘除新算法

    發布時間:2021-01-28 來源:本刊記者 馬詩杰

    題圖1.jpg

    2020年,對鞋業人來說意味深長,有太多的回憶。年初新冠疫情爆發,線下門店被迫關閉,鞋企開始轉戰線上經營;隨著國內疫情得到控制,多數鞋企復工復產,緊接著海外疫情蔓延,外銷鞋企轉內銷,雖然活躍了市場氛圍,但免不了出現搶占份額的摩擦,兜兜轉轉又到了年底沖業績的階段。

    這一年忙忙碌碌,突發狀況不斷,可謂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然“風物長宜放眼量”,這一年中壓力與機遇并存,或許已經讓行業站在轉折的路口。那么,以文字為弦,評點鞋業事件、品讀鞋業加減乘除新算法、詮釋行業發展的智慧,就成為期刊歲首的主音。


    ■ 加法——加碼轉型

    投身女鞋行業十余年,不及網紅經濟幾十天。星期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星期六”)作為一家老牌女鞋企業,近年來頻頻加碼網紅經濟,甚至一躍成為網紅概念股。2020年初前后的那段時間,星期六股價一度暴漲,從2019年12月13日第一個漲停到2020年1月17日最高股價36.5元/股,星期六25個交易日收獲16個漲停,近一個月漲幅超330%。而星期六漲勢迅猛的原因,則是由于旗下公司遙望網絡與網紅李子柒的團隊有所交集。

    爆紅不是偶然,這與星期六不斷發力互聯網業務大有關系,公開資料顯示,星期六主要業務分為兩大板塊:多品牌中高端時尚皮鞋的生產和銷售,并批發、零售多元化的時尚產品和以移動互聯網精準營銷為核心的信息技術服務業務??梢钥吹?,星期六正逐漸剝離主業,在“脫鞋蹭網”的路上越走越遠。2020年8月,星期六發布2020年半年報。報告顯示,星期六實現營業收入9.15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2.73%。分業務來看,星期六互聯網業務實現營收5.11億元,同比增長59.93%,占總營收的55.84%,首次超越鞋履業務,成為該公司的主營業務。而鞋履業務實現營收3.31億元,同比下滑41.85%,僅占總營收的36.2%。不僅如此,星期六也在進行門店調整。截至2020年6月底,星期六共有1091家門店,其中直營店419家,加盟店672家,而2020年初,其門店總數為1231家。對比計算,上半年星期六共關閉140家門店,其中直營店關閉250家,加盟店則是新增了110家。

    經過一系列的調整,星期六的鞋履業務不斷“簡化”,先是與三家品牌公司合作經營旗下三個鞋履品牌,進一步降低自營門店比例、降低庫存水平,同時,星期六為優化資產結構,以1385萬元的價格出售了鞋履研發公司。相比之下,星期六對互聯網業務卻關照有加。2020年6月至8月,星期六旗下遙望網絡簽約王耀慶等60位明星、主播或達人,進一步提升了公司曝光量。除此之外,星期六旗下新媒體運營業務正向社交關系和電商平臺邁進,Only Lady女人志與Kimiss閨蜜網均已開啟直播帶貨模式。

    網紅概念股星期六.png

    網紅概念股星期六

    然而市場總是晴雨不定,成為網紅概念股后,星期六的股價變得忽冷忽熱。如2020年3月至4月期間,星期六股價多次下跌,市值幾近折半,由于股價漲跌頻繁,星期六被深交所多次“點名”。2020年11月,星期六未按規定及時履行關聯交易審批程序及披露義務,深交所決定對星期六股份有限公司及相關當事人給予通報批評處分。

    如果說星期六的加碼轉型是有得有失,那么浙江奧康鞋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奧康”)可謂一箭雙雕,跨界到制藥,再反哺制鞋,實現了華麗轉身。其創始人王振滔在2004年跨界投資康華生物。2020年6月,康華生物正式登陸深交所,登陸A股市場后,康華生物股價迎來20個漲停后開板,漲幅近8倍。這也讓“溫州鞋王”王振滔身價暴漲約百億元。相比之下,奧康鞋業板塊的業績卻不容樂觀,2020年8月,在其公布的年中報顯示,奧康國際營業收入9.98億元,同比下降24.6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882萬元,同比下降80.29%。一邊是一飛沖天的新興疫苗業務,另一邊是起起落落的傳統制鞋業務,重點發展哪邊似乎顯而易見,而王振滔的抉擇令人出乎意料。同一月,在奧康32周年慶期間,王振滔表示,未來的工作重心將會放在奧康鞋業上,將會用康華生物來反哺奧康鞋業。

    正如王振滔所說的那樣,加碼自身制鞋業務,奧康隨即發布了“百萬年薪,億元激勵”全球精英求賢令。據了解,本次納賢活動,奧康將重金聘請新零售運營中心總監、鞋業研究院院長、用戶研究中心總監、男/女鞋首席設計師、數據運營中心總架構師等中高層重要管理崗位。這樣的招聘規模和投入著實讓人驚訝,從設計到營銷,從用戶研究到大數據管理,可見奧康對人才的重視。王振滔曾公開表示,真切希望栽下梧桐樹,引得金凰來。

    除了引進人才,奧康還做了不少大動作。2020年3月,奧康推出“奧康奧萊”模式,以“門店+云店”模式整合線上線下流量,借助數字化轉型升級,形成“線下體驗店+移動APP+微信端+智能物流”的新零售業態。同時加強企業間合作,2020年8月,奧康與阿里巴巴達成新零售戰略合作,共建數字化新生態,雙方將打通線上流量、線下門店、供應鏈配套三大關鍵環節,聚合各個環節的優勢資源,提升奧康線下門店的新零售價值。

    奧康門店.jpeg

    奧康門店


    評:由以上鞋企加碼運作的方法,不難看出,制鞋雖是傳統制造行業,但鞋企的發展模式必須與時俱進,不斷汲取新的動能,從而實現融合發展,無論是拓寬業務范圍還是深化營銷模式,不同的加碼措施導致不同結果,小到修改研發設計,大到資產重組上市,總之,鞋企的加法還需加到自身競爭力上,以應對復雜多變的市場形勢。 


    ■ 減法——減負求存

    2020年初疫情肆虐,國內鞋廠普遍面臨開工難和訂單取消的問題。時間進入3月下旬,國內情況開始好轉,全球疫情卻此起彼伏,一些海外鞋企頗受影響,不得不減輕負擔。

    2020年6月,據越南《西貢解放日報》報道:越南寶元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寶元公司”)宣布與2786名工人終止勞動合同。具體來說,這些工人將從6月20日開始解除勞動合同,獲得45天的全薪。據了解,寶元公司于1996年成立,從事加工各類運動鞋,現有超過6萬的工人,其中8成是女工。該公司表示,受新冠疫情的影響,公司訂單銳減,整體經營困難,從2020年4月開始,公司已進行調度生產和安排工人輪休上班,情況卻不容樂觀。因此,公司不得不與工人終止勞動合同,此事已向基層工會匯報并得到同意。上述被解雇工人中并沒有屬于貧窮戶和殘疾的勞工,以及按照法律規定不得終止勞動合同的勞工。另據越南工商部稱,2020年前9個月,越南鞋業出口金額約計120.8億美元,較2019年同期衰退8.8%,預計難以達成原計劃240億美元的年度目標。

    裁員風潮似乎愈演愈烈,國際上一些知名鞋業巨頭陸續加入。2020年11月,據美國《俄勒岡人報》消息,耐克大中華區計劃整體裁員近20%約400人,將分階段進行,第一階段以北京和廣州區域辦公室為主,上??偛繒簳r不受影響,集團內部組織架構也同步調整,不少高管或因此離開。除了大中華區的裁員計劃外,耐克也修改了其位于美國俄勒岡州比弗頓市全球總部的裁員計劃,從7月份時計劃裁員的500人增加到700人。

    耐克裁員.jpg

    作為世界知名的鞋類品牌,耐克年營收超2700億元,坐擁7.6萬員工。但2020年的持續虧損,還是讓耐克如坐針氈,為了節省開支,耐克早在2020年6月就公布了全球裁員計劃,情況并沒有得到緩解,耐克一度忍痛關閉北美、歐洲等地約90%的門店,隨著這批門店的關閉,耐克的批發和實體零售都遭受到了重創,不得不將裁員潮擴散至大中華區。根據耐克2020財年第四財季財報顯示,第四季度耐克實現營收達63.13億美元,同比下降38.14%;凈利潤虧損7.9億美元,同比下滑179.88%。除此之外,該財報還顯示,在財報期內北美營收同比下降41%,歐洲、中東和非洲下降46%,亞太和拉美下降42%,而僅僅只有大中華區表現最為穩健,營收僅下降3%。

    疫情在全球肆虐,讓國內鞋企同樣面臨困境。2020年8月25日,達芙妮國際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達芙妮”)發布2020年中期業績公告,宣布上半年股東應占虧損收窄64%至1.41億港元。公告中,達芙妮國際及其附屬公司提及,將繼續進行“輕資產”業務模式的戰略轉型,將重點放在核心品牌業務,徹底退出中高檔品牌的實體零售業務(包括中國大陸及臺灣),并關閉旗下所有其他品牌業務銷售點。

    2020年8月26日,“達芙妮徹底退出線下實體零售”話題登上微博熱搜。一石激起千層浪,這個曾經占據國內市場前端的女鞋品牌的退出,讓不少人聽到這個消息都陷入回憶,甚至有網友留言稱,“一個時代的眼淚,老品牌的退出,讓我們無限唏噓”。8月31日,達芙妮針對此事在微博發布公告,表示達芙妮集團從未徹底退出線下實體零售,線下渠道將與線上渠道協同合作。同時,將更加聚焦核心品牌業務發展,持續提升用戶購物體驗,并將不遺余力地穩定核心品牌達芙妮和鞋柜線下渠道。

    達芙妮門店.jpg

    達芙妮門店

    業內專家表示,達芙妮退出中高檔品牌的實體零售存在很多原因:鞋子款式較為老舊、新品研發速度緩慢、店鋪擴張過快的壓力和線上淘寶店鋪的沖擊等。面對這些原因,達芙妮沒有選擇改變,而是停留在自己的舒適圈里,結果在物美價廉的新品牌面前,達芙妮失去了競爭優勢,便淹沒在潮流當中。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達芙妮凈關閉132個銷售點,包括67個核心品牌業務銷售點及65個其他品牌業務銷售點。截至2020年6月底,達芙妮擁有銷售點總數為293個,全部為核心品牌業務。

    拋開愁云慘淡的消息,老牌鞋企開始嘗試“減齡”。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年輕人成為消費主力,如何抓住年輕人的心,成為了大多數鞋企的共識。內聯升鞋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內聯升”)作為老字號鞋企,多年來一直在嘗試讓品牌走年輕化路線,減少刻板印象。疫情期間,內聯升開啟直播帶貨,引來不少網民圍觀,提升了品牌曝光率。另外,內聯升還在線下拓展新的業態。2020年8月,內聯升開設了第一家線下購物中心體驗店,把最新的產品在體驗店進行展示,同時開設直播端口,把線上的客流引到線下。不僅如此,內聯升布鞋的樣式也大為豐富,新店內擺放了很多款與《如懿傳》《國家寶藏》《大魚海棠》《故宮淘寶》《王者榮耀》等熱點影視、游戲聯名創作的精品布鞋,吸引了很多年輕人進店試穿購買。


    評:鞋企做減法是無可奈何之舉,裁員、關閉門店、削減業務都是壯士斷腕式的自救,當然生存是企業發展的前提,輕裝上陣固然可行,但筆者認為,與其存亡之際大刀闊斧,倒不如未雨綢繆,盡早建立企業風險預警機制,實現靈活且嚴格的風險管控手段,提升企業抗風險能力。危機是大考,也是試金石,企業做減法不如減風險。比如老品牌減齡化,拓寬產品內容,既減去品牌舊印象,又吸引了年輕消費者,實現雙贏。


    ■ 乘法——乘勢出擊

    信息爆炸時代,社會發展速度可謂日新月異,新生事物層出不窮,下一個風口誰都難以預料,鞋企若安居一隅,則無“隅”可安。只有搶抓機遇乘勢而為、主動出擊,才能贏得主動。在國內疫情防控初步告捷并基本穩定的檔口,一些鞋企按下復工復產的加速鍵,憑借直道超車走在了前列。2020年2月17日,安踏集團正式宣布,近兩萬名員工正式返回各地辦公室恢復辦公。此前,安踏集團已于2月3日啟動線上辦公系統,全員居家辦公已有兩周,自有工廠也陸續恢復生產。截至2月14日,安踏集團中國大陸各品牌合計近40%門店已恢復營業。

    安踏復工(2).png

    安踏復工

    作為重要生產力,員工的補充是保障生產的關鍵。尤其是特殊時期,招工難是普遍現象,為此安踏集團加強招人力度,多策并舉確保員工上崗率,從2月份復工以來,集團生產鞋業事業部招聘人數持續增長,截至3月中旬,完成招工超500人,所有新員工入職后,安踏都會統一系統培訓,對新員工一對一教學,使其掌握工作技能。

    除了加速復工,安踏同時發力線上渠道,對沖線下門店的損失,通過電商渠道積極滿足消費者購物需求,在疫情剛開始的幾天就推出了“全員零售”項目,超過3萬名員工及經銷商伙伴參與,各品牌的銷售團隊以及所有的管理層紛紛“參戰”開微店。同時借助品牌代言人、簽約運動員錄制運動短視頻,鼓勵消費者在家運動,與消費者廣泛互動。通過線上線下協同的應對措施,安踏搶跑復工初顯成效,據公開報道,截至3月24日,安踏自有工廠已經完全復工,外包工廠恢復90%以上產能,因疫情暫時關閉的門店亦基本恢復營業。

    如果說復工是點火石,能夠再添一把火的莫過于直播帶貨,鞋企創始人現身直播間,帶紅股價猛漲四成多。2020年3月,紅蜻蜓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紅蜻蜓”)創始人直播帶貨的信息引爆全網,56歲的錢金波開啟第一次直播,他給自己取名“波波大人”,學著網紅一哥李佳琦,不斷說著“買它,買它,買它!”這場吸引了43.53萬人次觀看、超過300萬人次點贊的直播,成為了紅蜻蜓新零售變革進程中的重要節點。據了解,當日紅蜻蜓三家天貓旗艦店銷量同比增長101%。

    紅蜻蜓直播.jpg

    紅蜻蜓直播

    網絡走紅,緊接著股市漲動,沉寂已久的紅蜻蜓迎來兩連漲。6月23日,紅蜻蜓發布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稱目前未涉及直播帶貨的商業模式,現僅為公司店員在天貓旗艦店的直播以及實際控制人所進行的直播帶貨,且公司直播帶貨的銷售額未實現盈利。即使如此,6月24日開盤,紅蜻蜓沖擊漲停板,股價創60日新高,后漲幅回落,截至午間收盤,紅蜻蜓報8.41元/股,跌2.89%。與網紅經濟沾邊,紅蜻蜓近一個月漲幅為44.59%,3個月內漲幅為25.37%。

    與星期六走紅方式不同,紅蜻蜓積極擁抱直播帶貨和線上零售,同時加速自身數字化進程。2020年,紅蜻蜓與阿里云達成合作,引入阿里云數據中臺,促使十一期間皮鞋線上銷售GMV(成交總額)同比增長82.86%。紅蜻蜓集團副董事長、副總裁錢帆曾在一次采訪中表示,數據中臺項目核心解決了整個企業的數字資產問題,原來的數字資產是相對割裂的,營銷、研發設計和生產都有各自的數據,互相之間沒有打通,如果沒有參與到每個環節就無法統籌兼顧。有了數據中臺后,所有的數據都能互通互達,實現統一調度。未來可以幫助企業在設計、生產、營銷等方面通過數字化的能力去做業務的決策,而不是像傳統企業一樣通過經驗去判斷。

    說罷直播帶貨,2020年還有一詞十分火熱,那就是——C2M(用戶直連制造),其實這種新概念我們并不陌生,頗有新瓶裝舊酒的意味,如近幾年出現的C2C(個人與個人之間的電子商務)、O2O(離線商務模式)都是如此,C2M是一種新型的工業互聯網電子商務的商業模式,籠統概括就是把直播搬到工廠,讓消費者在線上直接向工廠下單。2020年9月,國內知名上市鞋企天創時尚啟動“產線直播”,打造“C2M+產線直播”新制造模式,前阿里云機器智能首席科學家閔萬里創辦的坤湛科技為其提供技術支持,共同打造集“設計—生產—倉儲—運輸—銷售“于一體的全鏈路數字化系統。 

    坤湛科技創始人兼CEO閔萬里公開表示,C2M+產線直播改變了傳統鞋企的產銷模式,從用戶看到鞋款下單,再到產線感知用戶需求,實現精準響應,全鏈路同頻共振,打破生產制造商和消費者彼此看不見對方的最厚壁壘。數據智能技術作為數字時代的生產力,讓消費者實現對產品的“直面、直評”,企業實現對消費者的“直產、直銷、直達”,拉進生產制造商與消費者的距離,讓企業生產做到有的放矢。

    鞋企智造流水線.png

    鞋企智造流水線

    據了解,這套智能化操作系統表現不凡,從業務效果來看,經過仿真演示,智能排產可將補單交期滿足率提升20%,補單生產周期縮短21%。業內人士表示,“C2M+產線直播”的模式,由于直接把消費數據轉化為了生產數據,實現了真正的產需同步,打破了過去根據經驗預測需求和銷量的傳統做法,因此大大降低了庫存積壓的風險;同時通過直播獲得的消費偏好反饋,又能對未來的款式設計提供決策支持,大大提高了新品開發的成功概率。

    隨著天創時尚吃到甜頭,其他知名鞋企也爭相入局。2020年8月,雙馳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推出C2M個性化定制服務,打造一雙“專屬運動鞋”只需一兩個小時,整個車間工人僅10人,地面上游走著運送材料的機器人,平均一個機臺一天要生產40雙運動鞋;同年12月,浙江省經濟和信息化廳公布首批62家浙江制造C2M“超級工廠”培育名單,奧康位列其中。奧康方面表示,此次成功入選浙江首批“超級工廠”培育名單,未來將為消費者提供更加多元化的服務與體驗,同時還將為中國鞋業高庫存、高成本、低收益的現狀提供行業解決方案。


    評:與加法不同的是,乘法更像是“投機”行為,瞄準鞋業興起的新風尚,部分企業搶占先機,取得了可觀的效益。需注意的是,將短期效益變長期,長期成常態,以形成良性循環,不再簡單追求短期效應,才是鞋企今后的發展方向。


    ■ 除法——眾志除疫


    2020年是特殊之年,面對疫情鞋企更加團結,響應國家號召,積極承擔社會責任,值得梳理的事件數不勝數,鞋業人在助力疫情防控、資源共享方面的點滴也值得回味。鞋企熱心助力疫情防控,多家企業慷慨解囊,通過捐款捐物等方式支援一線。2020年1月,為抗擊疫情,李寧集團捐款1100萬元和醫療物資;同年2月,安踏集團向一線醫護工作人員捐贈價值2000萬元物資,包括重點防疫醫院及方艙醫院所需保暖和生活裝備;鞋業兩大巨頭耐克、阿迪達斯先后宣布向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捐贈1000萬元人民幣,為抗擊疫情貢獻力量;匹克隨單免費派發10萬只口罩;奧康捐贈240萬元鞋子馳援湖北一線。諸如此類的事例數不勝數,彰顯了鞋企的責任擔當。

    奧康捐贈.jpeg

    奧康捐贈

    除了奉獻財力物力,鞋企還通過生產技術馳援一線。由于當時口罩物資在國內十分緊缺,部分鞋企發揮制造優勢,轉產口罩制造,憑借基本的縫紉設備和技術嫻熟的工人,迅速改造生產線。

    2020年2月,面對疫情,各省市都向企業發出了援助物資生產的號召。鴻星爾克集團積極響應,攜手壹基金迅速向疫區捐贈了價值1000萬元的物資,又引進符合醫用工藝質量標準的口罩生產線“跨界”生產,以自主生產的方式持續助力疫情防控。隨著正式投入生產,按照生產設備、人工等資源的配置情況,鴻星爾克日產防疫口罩達到35~40萬個,所生產的口罩將嚴格按照YY/T0969-2013衛生防護標準,為佩戴者提供有效的安全屏障。

    鞋企轉產口罩,也有企業因此獲益。2020年3月,浙江卓凌鞋業有限公司受疫情影響,鞋類產品訂單量下滑超六成。危機之下,卓凌鞋業決定轉產口罩,轉產業不是喊口號那么簡單,口罩雖小,但其生產卻涉及到原材料、設備、人力等方方面面。為了盡快投產,卓凌鞋業一面引進口罩機、申請專業資質,一面裝修車間、開展員工培訓。不到半個月,就拉起了三條民用口罩生產線,日產量達20萬個。之后的時間里,卓凌鞋業先后投資3000多萬元,口罩生產線從三條增加到四十條,日產量也從20萬個提升至500萬個。本是應急之舉,卻成為了企業扭轉困局的突破口。在卓凌鞋業的無塵車間,半自動和全自動的口罩生產線24小時不間斷運轉。為了滿足源源不斷的外貿訂單,“人停機不?!币呀洺蔀檫@里的常態。

    表盤撥動,時間跳轉到國內的后疫情階段,由于人口流動受限,企業招工越來越難。2020年7月,東莞市龍運鞋業有限公司、東莞市東圣鞋業有限公司及5名“共享員工”,簽訂了共享員工協議書。對于“借出方”東圣鞋業來說,出借“富余員工”一定程度為企業減輕了用人成本壓力,促進行業之間的溝通交流。而“跨廠員工”也樂于共享,一方面能保留原聘單位的工作,另一方面通過“新東家”獲得即時工作和報酬,同時因“共享員工”渠道獲得500元補貼,增加了收入。不過有專家指出,“共享員工”作為一種新的用工模式,在員工安全、疫情防控、崗位適應性、團隊磨合及疫情后合作企業的召回等問題上,仍有很多值得進一步探索和需要考慮的地方。為解決這類問題,部分企業也有好的做法,如對“共享員工”進行崗前培訓,科學安排工作崗位,以舊帶新,并有雙方負責人實時解決問題,及時總結、修整模式。相信不斷磨合下,共享模式將成新推手,是今后鞋企緊急用人的好對策。

    疫情期間及國內后疫情階段,同樣是人工問題,一些鞋企另辟蹊徑,開始尋找“機器換人”之路,共享智能制鞋流水線,以提升企業競爭力。2020年9月,由浙江和生榮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臺州正標鞋業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哇佳科技有限公司共同發起的溫嶺鞋業智能制造產業聯盟成立,20家龍頭鞋企將“共享”凱利伺通智能制鞋流水線。據了解,整條凱利伺通智能制鞋流水線長38米,由7套智能機械臂和9名員工協同生產,每一小時就有180雙成品鞋被組裝完成。生產線主要針對幫面和大底貼合,相同產量的情況下可節約80%人力投入,制鞋成本可降低4元/雙。臺州正標鞋業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夏念伍曾表示,他希望越來越多的鞋企可以用得起、用得好智能化設備,讓更多企業通過智能制造來提升自身產品優勢,發揮鞋業產業集群優勢。


    評:特殊時期特殊對待,鞋業人不約而同地擔負起社會責任,通過互相協作來共渡難關。值得深思的是,鞋企不僅在特殊時期要群策群力,放眼將來,更要發揮集體智慧,激發新的潛力。當然這需要多方努力,探索新型的合作模式。


    ■ 新法——賽道增寬

    即便是特殊之年,鞋業也未停止發展,新生態層出不窮。

    如果把鞋企年度銷量單比作一首曲子的話,高潮音段必定是電商節。2020年“雙11”百麗國際(以下簡稱“百麗”)收獲頗豐,僅開場11分鐘銷售額便突破12億元,線上銷售額同比增長50%,線下門店同比增長14.7%。百麗旗下品牌在京東女鞋行業排行榜TOP10中占據6席,在天貓女鞋行業排行榜TOP10中連續三年霸榜,五大品牌均沖進億元俱樂部。

    直播火爆,訂單飆升,背后考驗的是供應鏈能力。據了解,百麗有一個“訂補迭”的秘訣,即首單、補單、迭代分別占比40%、30%、30%,每次新品先用40%的首批訂單投入市場,根據市場和客戶的反應,通過30%的補單和30%的迭代開發完善調整,緩解庫存風險,最大程度滿足客戶需求。不僅如此,百麗的供應鏈已經被壓縮到20天可出貨,當“雙11”巨大的訂單量涌來,百麗依然能夠通過柔性制造、精益生產,快速做出貨品調整。

    “雙11”雖已落幕,但百麗圍繞消費者展開的創新仍在繼續,曲不停歇。說到創新,不得不提到鞋業新科技:2020年不少鞋企都推出了強有力的產品,如安踏氫跑鞋2.0在重量上大做文章,官方數據以41碼男款鞋為例,約重143g,接近一包薯片的重量;2020年12月,匹克125未來運動科技大會上,匹克推出3款全新3D打印鞋,新鞋擺脫了對模具的依賴,可實現一對一高度定制化,同時,幾款新鞋搭載了“可回收”技術,賦予了產品環保屬性。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相信新產品的推出不僅是一時熱度,還將帶動鞋業整體水平的提升。 

    展會是鞋企對外的會話窗口,受疫情影響,線下舉辦展會風險加劇,部分展會從線下搬到了線上。2020年4月19日,第二十二屆中國(晉江)國際鞋業(線上)博覽會在晉江舉辦。本次博覽會,首次采用“線上鞋博會”的模式,全程在線辦展。以阿里巴巴旗下電商平臺1688為主會場,阿里巴巴國際站和全球速賣通平臺為分會場,共設置鞋類成品、體育用品、鞋材鞋機、晉江直播、外貿企業等5個展區,吸引了德國、秘魯、孟加拉、印度尼西亞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以及361度、舒華、卡爾美、森地客、雙馳等知名品牌共計超2000家企業入駐參展。據了解,展會期間線上累計GMV交易額超10億元,采購商、觀眾線上訪問近百萬人次,全渠道曝光量超過1871.5萬。


    評:新生態并不是新事物,電商、新材料、線上展會都是老生常談,但對于鞋業整體而言,嘗到甜頭的都是先頭部隊,布局新領域,需要新思維,即便是行業發展大勢所趨,但作為浪花中的一朵,是追趕潮流,還是被潮流吞沒,都是值得深思的事情。


    盤點完年度新聞,筆者不禁腦洞大開,想跳脫2020年這一特殊年份去看,捋一捋鞋業新世紀的歷史——20年前,百麗全力擴張線下版圖,奧康還在為溫州鞋正名,李寧、安踏正在加持研發投入。如今,百麗線上業績標紅,奧康入選浙江首批“超級工廠”培育名單,其他國有品牌更是百花齊放。諸如此類的例子比比皆是??梢?,一時成敗也不能代表什么。  

    2020年已成過去,頹勢歸零,期待增一,對鞋業人來說,無論怎樣加減乘除,年終成績單都應該放一放了,因為新一年的戰斗已經打響。2021年,鞋業是否能夠低開高走,追平前一年的損失;新型制造技術如何發力,引領行業創新增長……帶著這些期待,新的一年,讓我們一同堅守,見證春暖花開!


    【返回】

    About leather365.com - 關于皮革和制鞋網 - 聯系方法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皮革和制鞋網?1997-2018   京ICP備16061808號-4 公安備案:110105005870

    技術支持:快幫云